雅健--最专业、最权威的翻译机构
本地化服务
本地化是为解决网站、软件向其它国家推广时遇到的语言障碍问题它国家推广时遇到的语言障...
在将软件产品打入目标市场之前,需要在当地的技术和语言专家团队的协助下将产品全面本...
影音翻译包括各种影视片字幕的翻译及配音的翻译、CD/VCD/DVD/录像带及多媒体视频/音频...
当前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雅健传真 >> 国外翻译大家的故事
国外翻译大家的故事
2016-08-29 16:43:51  

 编者快语:

 

近年来,无论是莫言凭《》获得诺奖,还是刘慈欣凭《三体》以及80后女科幻作家郝景芳凭《北京折叠》荣获雨果奖等,翻译不可或缺!

 

在国内翻译无大家的现实之下,国外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翻译名家,这一现象值得国内关注和研究。

 

现将国外翻译名家逐一编辑介绍,与大家共知共勉!

 

西方首席汉语文学翻译家: 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

 

"I love to read Chinese; I love to write in English. I love the challenge, the ambiguity, the uncertainty of the enterprise. I love the tension between creativity and fidelity, even the inevitable compromises." 我喜欢读中文,我喜欢写英文。我热爱这个事业的挑战性、模棱两可性和不确定性。我热爱创造性和忠实于原著之间的冲突,以及最终难免的妥协。

——葛浩文

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美国著名的汉学家,是2012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作品的英文译者。出生于1939年,20世纪60年代服役期间在台湾学习汉语,后获得印第安纳大学国文学博士学位。目前是英文世界地位最高的中国文学翻译家,已经翻译了30多个中文作家的60多部作品 ,是有史以来翻译中文小说最多的翻译家。

 

葛浩文年轻时不爱读书,成天贪玩,喝酒、跳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做过”。他在南加州长滩一所不怎么样的公立学院念书,可能是学校里最差的学生,差点毕不了业。日后让他觉得可笑的是,他这个差生基本上每门课都蒙混过关,惟独一亚洲历史点也学不下去。第一堂课,老师刚在黑板上写下几个汉字,这位未来的汉学家就想:学什么中文?!我连英文都还没学好呢!

 

毕业后,身无一技,找不到事做,只好当兵。那是1961年,越南局势日趋紧张,谁都明白在这个时候参军有多愚蠢。22岁的愣小伙子进了海军学校,绝大多数同伍被都派到太平洋舰队的驱逐舰上,他却给派到台湾当了一名通讯官。台湾是个什么地方,在哪里,他毫无概念。

 

在台湾服役,清闲得很什么正经鸟事儿都没干但他终于被调到日本,上了一艘驱逐舰。下一个目的地,无疑是越南。

 

越南经历可以说是葛浩文的成人礼。他猛醒过来,不能就这么断送了年轻的生命,于是申请返回台湾。葛浩文讲起这个决定了他一生的选择时,借用莫言小说题目开玩笑说,留恋台湾是因为当地女人丰乳肥臀住了他。

 

这回学乖了,不再吊儿郎当。一到台北,就请了一位跟随国民党到台湾的东北人学中文,葛浩文是这个老师起的名字。

 

葛浩文发现自己颇有学习语言的天分。在台北呆到退伍,没有马上回国,而是进了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继续用功,直到得知父亲患了癌症,才结束在台湾的留学生涯。

 

回国后,他又一次面临就业困惑。有一天,遇到一个大学时的老师,问他:你会什么?他沮丧地回答:什么都不会。老师说:那你总会点什么吧。葛浩文便说:会中文算不算?这位识才的老师当即建议他读研究生,以中国研究为专业。

葛浩文与太太林丽君接受文汇报专访

 

葛浩文与太太林丽君接受文汇报专访 

 

申请了25所学校,只有一家录取——旧金山州立大学。葛浩文在那里首次接触到萧军、萧红的名字。他听导师说起,东北有二萧,两人的爱情故事很曲折。他找来一本萧军的《八月的乡村》,看过觉得不错。这是他读的第一本中国小说。

 

硕士毕业,教了一年书,他认识到自己除了中文什么都不会决定攻读博士。这一回,好几个学校都要他,他挑选了印第安纳大学,指导教授是柳亚子的公子柳无忌。在印第安纳,葛浩文钻研中国古典小说、元杂剧及鲁迅和左翼作家的作品,既读英译本,也读原文。

 

写博士论文时,柳无忌让他报选题。葛浩文先报了朱自清散文,柳摇头;报田汉的戏剧,也摇头;最终他想起二萧来,告诉柳无忌,其父柳亚子跟萧红相熟。柳无忌一听,来了兴趣,催葛浩文赶快写

 

萧红——这个年纪轻轻就去世的女作家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小说和戏剧作品,但是在当时很少有人关注她的作品。于是《呼兰河传》成为了葛浩文翻译的第一本中文小说。

 

我跟很多翻译都不一样,我是凭灵感,我越想那些理论,那些具体的问题越没把握,越觉得慌。我差不多看一句、看一段是什么意思,然后就直接翻,再回头对一下。如果太离谱了,那要去修正,太硬的话就把它松一点。我本人的问题就是越看越糊涂,越觉得有问题。我翻译了30多年了,按说该越来越有把握,可是自信反而不如从前,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去想这些。包括书评我也不太在意。有人会说这个翻译很棒或者很差,其实他连中文都不懂,怎么能知道翻译的好坏呢?经常有一些人得奖,说他们翻译得如何好,可那是从西班牙文翻译过去的,英文和西班牙文本来就有相似的地方,而且同是西方,因此美国人对小说里写的生活也比较熟悉。但如果你是从阿拉伯文、中文或者日文去翻译,情况就不一样了

 

作者是为中国人写作,而我是为外国人翻译。翻译是个重新写作的过程。葛浩文认识的很多作者都十分熟悉中国古典作品,但是到了翻译手里,并不一定能看出来那种古老的味道,这也难以避免。

 

这可能是世界上我唯一做得好的事,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在采访时谦虚地评介自己对翻译中国文学的热忱。

 

我喜欢读中文,我喜欢写英文。我热爱这个事业的挑战性、模棱两可性和不确定性。

 

我热爱创造性和忠实于原著之间的冲突,以及最终难免的妥协。时不时地,我会遇到一本令人无比激动的著作,我就会全身心地投入翻译它的工作中。换句话说,我译故我在。天呐!

 

我天生就爱翻译,翻译是我的爱好。对我而言,翻译就像空气一样,没有翻译,我就不能生活。

 

刘宇昆:沟通中西科幻的杰出华裔翻译

近年来,中国的科幻文学作品受到世界读者的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喜爱。

 

继刘慈欣凭借《三体》成为中国第一位雨果奖得主后,80后女科幻作家郝景芳凭借作品《北京折叠》20日再次获得这个科幻界的重要荣誉。

 

  《北京折叠》的英文版译者是科幻作家兼翻译刘宇昆,他也是《三体》英文版译者,这是他翻译的作品第二次获得雨果奖。

 

无论是《三体》获奖,还是《北京折叠》获奖,翻译功不可没。“翻译作品总是在跨越两个不同的文化和时空。就这本书而言,这座桥梁就是刘宇昆。他的译文非常好,几近完美。”在获奖感言里,刘慈欣如此写道。

 

除了刘慈欣,刘宇昆近年还将陈楸帆、马伯庸、夏笳等国内科幻作者的许多作品译成英文在国外发表,起到了沟通中西科幻的桥梁作用。他译的陈楸帆的《丽江的鱼儿们》获得2012年世界科幻奇幻译文奖,这也是首次颁予中国作家。近来郝景芳的《看不见的星球》英文版被科幻电子杂志Lightspeed买下,译者也是刘宇昆。在中美文化交流的层面上,刘宇昆是一位极其稀有的宝贵人物:定位精准,能译、会译还利用自身资源大力宣传。

 

据媒体介绍,刘宇昆,生于1976年,美籍华裔科幻作家,职业是程序设计员与律师,业余从事科幻小说与诗歌的写作,《手中纸,心中爱》是被热议之作。而在创作之外,刘宇昆也致力于中美文化交流,他翻译的陈楸帆、夏笳和马伯庸的作品已经在国外发表。而他翻译的《三体》第一卷英文版已于日前在美国出版。

 

   20094月,刘宇昆在《科幻世界》杂志发表两篇小说《爱的算法》和《单比特错误》,此后,他的许多科幻小说在国内发表。2012年和2013年,刘宇昆的作品《手中纸,心中爱》和《物哀》接连获雨果奖

 

2015年,刘宇昆翻译的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小说《三体》,获得世界科幻协会2015年度雨果最佳长篇小说奖。

 

2016年,经他翻译的80后女科幻作家郝景芳的作品《北京折叠》再次获得雨果奖。

 

[Print]  [Close]  

Copyright © 2010 深圳雅健翻译有限公司  
E-mail: smartransn@126.com     QQ:963242732     雅健热线:0755-29344461
网站备案:粤ICP备1106708号     深圳英语翻译  深圳翻译公司

在线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