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健--最专业、最权威的翻译机构
本地化服务
本地化是为解决网站、软件向其它国家推广时遇到的语言障碍问题它国家推广时遇到的语言障...
在将软件产品打入目标市场之前,需要在当地的技术和语言专家团队的协助下将产品全面本...
影音翻译包括各种影视片字幕的翻译及配音的翻译、CD/VCD/DVD/录像带及多媒体视频/音频...
当前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雅健传真 >> 粤港澳大湾区外宣,Guangzhou翻译...
粤港澳大湾区外宣,Guangzhou翻译很尴尬
[雅健翻译]  2019-02-25 14:59:22  

 20192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接下来,粤港澳大湾区的外宣翻译工作应该提上议事日程。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外宣翻译工作中,首先面临的是大湾区所涉及的有关地名,如“广州”如何翻译的问题。

 

按常理,把“广州”翻译为汉语拼音“Guangzhou”已成为大家不假思索就可翻译出来的东西,不应该成为翻译问题,用得着啰嗦吗?

 

一则趣闻的启示:关于“天津”的英译表述

偶然在百度贴吧上看到一则故事,叙述的是关于天津的英译问题。原文摘录如下:

 

“源于我在瑞典的一个经历,在哥德堡的一个老酒馆里,我和瑞典总部的一位老同事喝杜松子酒。当我说from Municipality of Tianjin的时候,我们这位老同事直摇头,说不知道中国的这个城市。于是,我换了一种表述,把TianJin换成了Tientsin,没想到这位老年同事居然眼睛亮了起来。细问之下,原来他的祖父在民国时代曾经到天津工作,他的父亲就是在天津出生的。他还跟我说在瑞典知道咱们天津的很多,在他们的印象中我们是远东的大都市,北中国第一大城市,据说老年瑞典人仍然认为天津比北京发达,虽然可能他们未必来过北京。”

 

请大家注意其中的这一句话:“他还跟我说在瑞典知道咱们天津的很多,在他们的印象中我们是远东的大都市,北中国第一大城市,据说老年瑞典人仍然认为天津比北京发达,虽然可能他们未必来过北京。”

 

的确,欧美人到过中国的毕竟是少数,现在是,过去更是。所以,知道Tientsin的比知道TianJin的要多。

 

由此联想到“广州”,欧美人知道Guangzhou的多,还是知道Canton的多?要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瑞典讲起。

 

“哥德堡号”:瑞典及欧洲人对中国和广州永恒的记忆

 

要知道,瑞典与中国有很久的渊源关系,请看这幅外销画,早在18世纪瑞典就在广州十三行夷馆门前挂起了国旗(左往右第四),沿海丝路与广州行商进行茶叶、瓷器、丝绸贸易。

        

在瑞典,有一艘商船叫“哥德堡号(East Indiaman Gotheborg)”,是大航海时代瑞典著名远洋商船,曾三次远航中国广州(CANTON)进行茶叶、瓷器和丝绸贸易,是古往今来瑞典人的骄傲。

 

17459月的一天,“哥德堡Ⅰ号”从广州启程回国航行到离哥德堡港大约900米的海面触礁沉没。

 

二百三十九年后的1984年,瑞典一次民间考古活动发现了沉睡海底的 “哥德堡Ⅰ号”残骸。1986年开始,考古发掘工作全面展开。1993年,瑞典新东印度公司开始筹划仿造“哥德堡号”。

 


陈列在广州黄埔古港博物馆里的“哥德堡号”商船模型


 

The 2nd of October 2005 our rebuilt replica of the East Indiaman Gotheborg is leaving Gothenburg for her voyage to China. In a few moments she will safely pass the exact location where the original hit on a reef and sank in 1745.

 

2005102号,仿造的“哥德堡号”离开哥德堡港远航中国。在经过1745年触礁沉没的海域时安全通过时的情景。

 

经过十年的精心打造,20036月,这艘使用18世纪工艺仿造的“哥德堡”号新船顺利下水。2005102日清早,新哥德堡号正式远航中国。十多万哥德堡市民倾城出动,500多艘船跟随欢送,场面极其壮观。在启航仪式上,瑞典的艺术家表演了精彩的文艺节目。2006718日上午,哥德堡号顺利抵达广州港,受到广州人民的热烈欢迎。

        

可见,瑞典与中国渊源的久远。但绝大多数瑞典人没有到过中国,过去是,如今也是,在绝大多数瑞典人的记忆里,他们只知道Canton (广州)Tientsin(天津)。

 

对于CANTON的记忆,瑞典人仅仅是一例个案。在整个欧洲,尤其是英国、荷兰、葡萄牙、法国、德国、丹麦等,以及北美如美国和加拿大等国的绝大多数人中,他们只知道有Canton,而不知道有Guangzhou

 

关于Canton,太远的历史我们就不说了,仅就清朝1757年实行一口通商之后,Canton对世界的影响,以及世界对Canton的认知和记忆而言,早已根生蒂固了。

 

根据历史,海外最早到广州的是16世纪的葡萄牙人。而Canton一词最早是出自瑞典人编著的《早期澳门史》,其中可见Canton一词。之后,英国人有关广州的著述中也使用Canton这个词。整个19世纪,Canton可以说是世界贸易之都,其对欧美影响之大之广,不止是英国皇室的装饰和生活风格以及邱园(Kew Gardens)皇家植物园的宝塔等,还有Chinoserie演绎的18世纪巴黎贵族桌上的青花瓷器、路易十六王后的小特里亚农宫花园、杜拉斯笔下的情人等等,而在美国,可以说是Canton塑造了纽约、费城、麻州波士顿、塞林城和华盛顿特区等等,中国只有一个“广州”,而在美国,却拥有28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和城镇叫Canton

 

可以说,在国外,绝大多数人知道“Canton”是中国的广州。提起Canton,人们自然联想到17-20世纪初的中国对外贸易之都;提起Canton,自然让人想到古代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提起Canton,自然让人想到鸦片战争、虎门销烟;提起Canton,自然让人想到悠久而独特的Cantonese 之语言、文化、饮食、传统;提到Canton,自然让人想到一年两度著名的Canton Fair(广交会)。而Guangzhou是什么,位于中国何处?没有联想,大概知道的就如同上海、深圳、珠海一类的城市吧!

 

Canton早已载入西方的词典中,以较为权威的《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为例,Canton是这样解释的:sb. The name of the city in southern China(中国南部的一个城市名)。

 

更有那载入林林总总的收藏在欧美各国博物馆、大学图书馆、青少年教育基地等的历史教科书、贸易往来记载、游记以及外销画、外销瓷、外销茶中的等等关于Canton的记忆符号,可谓无处不在。

 

艺术美画中的CANTON记忆


 

 Hongs at Canton, ca.1810, 4th from set of 4 (Macau, Bocca Tigris, Whampoa, Canton), Oil on copper, China, unknown artist

 

这是收藏于美国及世界著名的皮博迪博物馆里的艺术画作,大约于1810年左右由中国莫名艺术家所作的澳门、虎门、黄埔、广州组画,画中呈现的是广州十三行夷馆及欧美各国国旗。

 

美国国瓷:外销瓷中的CANTON记忆


 

On April 24, 1796, Dutch merchant Andreas Everardus van Braam Houckgeest (1739-1801) arrived in Philadelphia from Canton with "A Box of China for Lady Washington." Van Braam designed the porcelain's decoration, which symbolizes his belief in the unity of the colonies that formed the United States and his scorn for their former ruler, King George III

 

这套组合茶具系美国国瓷,是于1796423日由荷兰商人Andreas Everardus van Braam Houckgeest (1739-1801)Canton(广州)带到费城赠送给华盛顿总统夫人的“华盛顿夫人之中国瓷”。这位荷兰商人亲自设计了这套瓷器,象征其对美国殖民地的统一之信念,以及对前殖民统治者英王乔治三世的蔑视。

 

那么,如何解决这样的外宣翻译问题?是否有解决方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古泉州(刺桐)史迹英译的启示

 

Historic Monuments and Sites of Ancient Quanzhou (Zayton)” is a serial nomination of the representative monuments and sites of Quanzhou (Zayton) - an important port city in China in the prosperous period of the Maritime Silk Roads. “A total of 16 monuments and sites are nominated, categorised into “historical sites and relics of navigation and trade”, “historical sites and relics of multiculture” and “historical sites and relics of urban construction and land transport”, representing the prosperity of Quanzhou in the Song (960-1279 AD) and Yuan (1271-1368 AD) dynasties as an important hub of the Maritime Silk Roads from multiple perspectives.

 

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于20186月刊载在其官网上的对古泉州(刺桐)史迹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英文简介。在这段英文推介中,“古泉州(刺桐)史迹”的英译文为“Historic Monuments and Sites of Ancient Quanzhou (Zayton) ”。英译中,“泉州”除了采用汉语拼音Quanzhou翻译外,同时也在其后加括号,把古泉州的旧式英译名(Zayton)呈现了出来。

 

可以说,“古泉州(刺桐)史迹”英译文“Historic Monuments and Sites of Ancient Quanzhou (Zayton)”的翻译模式,为我们的粤港澳大湾区外宣翻译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

 

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外宣翻译中,对“广州”的翻译,如果在Guangzhou的后面加一个括号连同Canton, 岂不是把“国家中心城市、国际商贸中心、国际大都市”的城市定位更加凸显出来,起到画龙点睛之效果?

 

请看:

广州。充分发挥国家中心城市和综合性门户城市引领作用,全面增强国际商贸中心、综合交通枢纽功能,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着力建设国际大都市。

 

–GuangzhouCanton. To fully leverage its leading function as a national core city and an integrated gateway city, comprehensively strengthen its functions as an international commerce and industry centre and integrated transport hub, enhance its function as technological, educational and cultural centres, and develop into a global metropolis.

 

深圳翻译公司 翻译公司 深圳英语翻译公司 英语翻译 文件翻译 资料翻译

[Print]  [Close]  
在线解答